service phone

Design Works 1

service phone

当反诈警官老陈变成老陈:现阶段不考虑直播带货,“我没有这个能

文章来源:admin    时间:2022-08-19

  html模版当反诈警官老陈变成老陈:现阶段不考虑直播带货,“我没有这个能力”

  来源: 时代周报

  这两天,陈国平的手机依旧响个不停,谩骂与质疑如同雪片般砸来,他不敢看,也不愿意看。

  “怕影响到自己的情绪,以后路走得不坚定。”陈国平说。

  但质疑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。在社交平台上,陈国平随手拍摄的蜂箱视频,引来不少网友的嘲讽,“露出本性了,要直播带货了”;他走进理发店,被刚好在直播的店主拍到,黑粉喜获至宝,“反诈老陈开始圈钱、打广告了”。

  “感觉大家就像是拿着放大镜看我。”陈国平说。

  7个月前,作为一名打击电信诈骗的基层民警,陈国平在短视频账号“反诈警官老陈”中,与主播PK连麦宣传反诈走红网络。他那句“你下载国家反诈APP了吗?”一度成为直播圈最火的问候语。

  当时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表示,近年来,电信网络诈骗花样、手段不断更新……民警陈国平“直播PK遇到反诈民警”是一个有益有效的尝试。

  然而,收货赞美与肯定的同时,质疑与指责也围绕着陈国平。

  今年3月18日晚,陈国平与网红主播“柬埔寨小6”连麦。这是网友推动的一次连线,宣称如果不这样做,陈国平就配不上“反诈民警”的名号。

  作为海外博主,“柬埔寨小6”在短视频分享柬埔寨的美食、自己的创业日常以及身边人和事。有网友认为,“柬埔寨小6”的视频都在吹嘘在柬埔寨能挣钱,容易误导大家去柬埔寨打工、创业。

  “他们(指网友)说,我对‘小6’语气太客气,应该要把她抓起来。但这真的无知,我一没有管辖权,二没有证据”。陈国平说。

  连麦过程中,“柬埔寨小6”公开了自己的部分身份信息,并坦承在柬埔寨赚钱的手法并不简单。在陈国平看来,连麦是达到了预期效果。

  但网友并不这样认为。在那之后,陈国平被一些网友冠上了“胆小鬼”“假警察”的称号,并收到各种举报,“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,都有不同的、负面的声音”。

  这种声音在3月27日的一场公益直播中被彻底引爆,并引发了公众对于“公职人员直播开打赏是否合适”的新一轮讨论。

  在当天的直播中,有网友在陈国平的个人短视频账号里,刷了333个“嘉年华”,价值百万元。尽管陈国平当晚就宣布,“直播的所有收入(包含个人部分和平台部分)将用于公益用途”。随后,他晒出捐款证书,但质疑声并未停息,反而越演越烈,实名投诉的电话打爆了单位办公室。

  “为了不连累单位,也为了能在后续创作更好作品,我决定辞职。”陈国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  4月8日,陈国平在个人短视频账号中向外界宣布:决定辞去警察职务。视频中的他,脱下穿了15年的警服,穿上了蓝色的西装外套。

图源:陈国平个人短视频账号截图图源:陈国平个人短视频账号截图

  目前,短视频账号“反诈警官老陈”已更名为“海港反诈中心”。而辞去警察职务的陈国平计划以反诈主播的新身份,继续从事反诈宣传事业。

  在宣布辞职的3天后,陈国平在其个人账号上开启了直播,约40分钟,观看人数近300万人次,涨粉6.7万。

  4月16日下午,时代周报记者打通了陈国平的电话。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谈话里,陈国平回应了围绕自己的争议,也谈到了未来的计划,言语中透露出北方汉子的直率乐观,但谈到网上上受到的攻击时,他依旧意难平。

  以下是《时代周报》和陈国平的对话:

  辞职之后,我就只代表自己

  时代周报:为什么选择辞去警察工作?

  陈国平:辞职的原因大家也都看到了,就是两次网暴。尤其是捐款打赏的事情,引起了网友的不理解。

  回来之后,很多人给单位发来了实名举报和投诉。单位纪委部门知道这个事儿,只是提醒了下我,但我自己发现如果再做下去,会引来更大的争议。

  我毕竟是风口浪尖儿上的人。做反诈宣传的警察里边儿,还是排在前列、叫得上名字的。所以,我哪一句话说错了,哪个事儿被理解错了,都有可能给我本人、单位、甚至是公安队伍带来负面舆论。

  辞职之后,我就只代表自己。他们只能骂我,不能再骂我原来的单位。

  时代周报:做出离职这个选择的时候,有过思想斗争吗?

  陈国平:没有太过纠结,因为看到这种危险性,我很早就主动提出辞职,而且态度非常坚决。

  期间,单位挽留过我,我拒绝了。身边一些朋友听说我辞职这个消息,也骂我傻。但我觉得再留下,弊大于利,因为(担心)可能自己会迫于压力,变得小心翼翼,就不会再有什么好的内容和创新了。

  我之前当过派出所副所长,当时是我们全所年龄最小的。我还当过缉毒的副大队长和刑警中队的队长。

  我还有四年就退休了。有人说,你当一个普通的民警,拿正式工资,干以前活儿就行了。但我不愿意这样,我已经走上公益反诈宣传这条路了,还受到一些人关注,就想再生产点好内容。

  时代周报:从一开始,你有预料到现在这种结局吗?

  陈国平:其实去年9月份,我停过十几天的直播。那个时候,我就预料到了今天这个结果??可能会被流量反噬。

  流量太大了,我自己的能力驾驭不了,当时面对媒体我就说过,我这种创新到最终不一定有好结果。

  但是大家还是很支持我。所以,明知道今后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,我还是硬上了。我也想好了,大不了回家放羊去。

  后面经历了柬埔寨小六事件后,举报和攻击升级了,几乎每天直播都有人来骂。不管做什么都可能有一些人为了不同目的来黑你,为黑而黑。有的可能是八卦主播为了吸引眼球,有的可能是被带了节奏。

  就算现在我辞职了,还有很多人每天跑到我的账号底下留言说些难听的话。前几天,有个女主播发视频说虽然“警官老陈”已经辞职了,但以前的视频还得我单位负责,所以还要接着实名举报。

  时代周报:尽管有过心理准备,但当这种情况出现时,你的心情是怎样的?

  陈国平:经历的时候很痛苦,被人家冤枉、不被人理解,真的挺难受的,而且不是一个人,是一群人,一些不正向的评论甚至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点赞,我很不理解。

  我现在都不看手机,也不敢看。虽然说一个好的主播要内心强大,但人无完人,都不能免俗。我嘴上说,我干我的、他说他的,但是真看到的时候,心里一样不痛快。

  被这些恶语改变自己的心情,会影响到后面我想做的事。

  时代周报:他们对你的质疑集中在哪方面?

  陈国平:第一个,就是说我跟“柬埔寨小6”连麦,我给她洗白,给她背书。其实这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就是尬黑(编者注:网络流行词,意指为了抹黑而抹黑)。

  第二个,就是在私人账号的直播间里,收到了打赏119万。他们说我是公务人员,不应该拿这119万的打赏,即便捐了也不行。说我这是属于贪污,拿了别人的钱做公益,名誉都是我的。

  这笔钱我全捐出去了,总共是794657.31元,因为中间交了40来万的税。

  有人看到这一点,又会继续质疑。其实在这之前还有两场公益直播,钱都不多,就几万块,也全都捐了。

  每次下播后,我都会把捐款截图放在网络上。

受访者供图 陈国平晒出的捐款证书 受访者供图 陈国平晒出的捐款证书

  说实话,我从2018年就开始做反诈宣传。我从这里边儿没挣过一分钱,我付出了时间、精力、财力,我拍很多短片都是自费。我也没有什么团队,全靠自己不断去研究。

  时代周报:你如何看待网友的打赏钱?

  陈国平:我就是想得太简单了,认为这个打赏没有拿进自己兜里,属于捐赠,而且利用的也是自己周末业余时间。如果没有我发起这场直播,没有这打赏的100多万,是不是就没人捐了。

  总之,这件事,对我而言还是值得反思的。

  中国有一句老话,叫吉凶悔吝。如果出现了凶险的事儿,你不是要悔,而是要吝,自己找原因,自己改正。

  打赏这个确实是我疏漏了,想得不周全。我觉得自己没拿钱,就没事了,也许这种观念就是错误的。所以后面再次直播,我打赏入口都是关闭的。

  不后悔当上反诈主播

  时代周报:面对这些质疑或者无来由的谩骂,你有正面回应过吗?

  陈国平:最早直播宣传反诈知识时,就有人来黑我了。他们就说你一个警察来直播,谁给你的权利,谁让你这么干的。好像警察直播、公务员直播就是一个违规违法的事儿。

  我感觉自己做的是一个对得起良心的事儿,你要看着不顺眼,你别看,你要认为我有毛病,你可以去告我。结果回怼完之后,带来很大的麻烦。

  后来,就当听不见,当看不到。回应之后就是中他们的计了。

  时代周报:走红之后,围绕在你身上最主要的矛盾还是公职人员身份的问题吗?

  陈国平:对。通过我这事儿,有很多人会认为公务人员、警察就不应该搞直播。直到现在,还是有很多人这么认为。

  我认为,这太狭隘了。老百姓都生活在这儿,公务人员要跟着老百姓走到一起去。你只能想更好的办法,生产出让大家喜欢的内容。不应该是为了怕有一些责任风险而没有担当。

  但是很多人听完来气呀,他们会说,就你有能耐?

  时代周报:还有一个说法是,反诈老陈是借了单位的力量才成功,你怎么看?

  陈国平:有单位背书的确让我发展得很快,但也不能忽视我自己的付出。每个人的成功是表面的,后面的付出是难以想象的。

  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用于做这件事儿上。我在网络上干了这一年多时间,为啥抖音政务号使用连麦PK功能的全网只有我一个人。这需要我头脑特别清晰、一直保持警惕,才能不翻车。

  而且网络上还有很多警察用自媒体为群众服务。我也仅仅是其中之一,只是想做出一些经验,给后来的同事作为基础,让他们更好发展。

山东烟台公安局开展“全民反诈 守护平安”主题网络直播活动山东烟台公安局开展“全民反诈 守护平安”主题网络直播活动

  时代周报:你觉得自己能成功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?

  陈国平:用娱乐的方式把反诈知识结合在一起。我的方法手段,适应了当下。和老百姓打成了一片,让老百姓感觉到我们的宣传和以往不一样,能够入心入脑,让他们一起互动。

  时代周报:从现在回看去年9月份的爆火,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

  陈国平:走到现在,那依旧是我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,两场直播总观看量1.2亿次,2021年除了刘德华,总场观(编者注:指一场直播当中总共的观看人数)最高的就是我。

  用直播来进行反诈宣传是一种创新,是很成功的一步。公务员和人民群众在一起互动,能让老百姓提高反诈的意识,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安全,这是多么好的事儿。

  时代周报:走上反诈主播的这条路子,你会后悔吗?

  陈国平:不后悔,我做事不是为了目的,是为了享受这个过程。只要认为这个事是正确的,就大胆去做,不考虑结果。

  这一路上,对于确实需要帮助的人,我给了一些物质上的支持,几百上千块都转(账)过,精神上的建议就更多了。

  做直播宣传反诈,我更多是在教人生活、怎么做人做事,利来利来资源网。为什么你被骗?你被骗了之后怎么去做调节?你自己不能总是抱怨,要正确面对现实,现在我们的老百姓太缺少这些知识。

  还是那句话,我对得起良心,我干了自己该干的事儿。这个过程也治愈了我自己,有人说我会跟谭乔(编者注:因《谭谈交通》走红的网红交警,2018年5月该节目停播后,患上抑郁症)一样。

  我敢肯定,我不会。

  2021年9月,陈国平与主播连麦PK,宣传反诈骗知识走红网络 图源:海港反诈中心视频截图  2021年9月,陈国平与主播连麦PK,宣传反诈骗知识走红网络 图源:海港反诈中心视频截图

  诈骗还在,“反诈老陈”一直在

  时代周报:这两天在老家的生活怎么样?

  陈国平:我最近就是调节心情,休息休息。读读书、砍点木材、挖点苦菜,比较清闲。但那些攻击者好像还不打算放过我。

  我们家养了一箱蜜蜂,我就随手拍了视频发到网上,他们就说我要带货了,我都愁死了,最后还给删了。还有我去理个发,人家理发店店主自己开了个直播,他们看到了之后就说我给人家打广告了。

  账号不是我的。第二,我也不好要求人家把直播关了,就坐那儿一句话没说,结果变成反诈老陈开始圈钱了。这帮人真的超有想象力,只是没用到正地儿。

  时代周报:这种情况下,你后续公益反诈的路子打算怎么走?

  陈国平:可以说是进退两难,即便是退网了也会有人说,所以我还是选择坚持下去,尽量让群众满意,让网友喜欢。

  目前也没有具体的规划,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。公益方面,我会尽量更透明一些,让网友看到真相。

  我现在是没赚到钱的,但在这里也要说句良心话,人家有所作为,利用专业知识和能力去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来回馈社会,这样的人赚钱有错吗?并不是越穷就越光荣。

  时代周报:如果一直没有赚到钱,你的生活收入怎么办?

  陈国平:老话讲,你追着钱走,累死都追不到,追到了它也会消失。如果自己有能力了,钱会主动找你,我觉得我往那儿一坐,只要我想要,绝对有很多人找我来。我觉得不会太愁生活问题。

  时代周报:现阶段,钱找你来了吗?

  陈国平:现在很多公司、机构来找我,而且价格都不低,反正去哪个公司,给的年薪都是百万以上。不管有没有什么舆情,毕竟我有热度,有时候热度就是效益。只是我不接受而已。

  我还想走公益的路子,宣传反诈知识。

  有人劝我,先别把辞职的事情那么早说出来,但我不愿意,我不能去骗人。我不是警察了,就告诉大家,要不我反而成了最大的骗子,所以4月8日走完离职程序后,我就直接对外宣布了。

  时代周报:会考虑做直播带货吗?

  陈国平:只能说,现阶段绝对不考虑。

  直播带货可不简单,别以为一带货就发财了。很多明星、网红都因为带货翻车,那涉及到助理、供货商、物流等一套系统,我没有这个能力。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情我绝对不去干。

  我可以助农、可以继续讲讲课,这也算公益,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反正警官老陈可以退休,但只要诈骗还存在一天,反诈老陈就会一直在。

  当然了,这个身份改变了,方法、内容也得改变。我不能以警察的身份来讲来说,我要以群众的角度去讲去说。

  时代周报:最近通过看书,有悟出什么你认为有帮助的道理吗?

  陈国平:任何事儿从自身找原因。如果总认为都是别人的错,都是他们不懂,他们无知来污蔑我的,这样怨气越来越大,心境受到影响后,你所有的判断都是错误,再行动也是错误的。

  如果想的是,我的错误我来承担,我来弥补,我来改正,这样就开朗了。

  任何事都可以继续向着自己的正确目标去奋斗。

  所以我现在也在摆正心态,研究我未来要干的事情,还是内容为王,做更多好内容。

  时代周报:这个好内容指的是,你要拍电影?

  陈国平:对。有一个大概的想法了,就是拍电影这件事情。具体内容我要给大家惊喜,老陈永远有惊喜。

地址:     座机:    手机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    技术支持:凯发娱乐传媒    ICP备案编号: